但我想演的角色却越来越多

  • 时间:

【薅羊毛用户被封号】

上世紀90年代,我曾因一場大病住院動手術。一度覺得自己的藝術生涯就此結束。那天,病房的電視上正在播《焦裕祿》,我看著看著就入了神,這部電影給了我新的力量。影片將生動的黨員形象和真實的歷史畫面還原出來,對觀眾的影響是潤物無聲的。創作這樣的作品,是文藝工作者的使命。

拍戲的人沒有季節,零下30攝氏度可以穿著單衣,還扇扇子;零上40攝氏度,也可以穿著棉衣,圍著圍巾。可是無論吃多少苦,電影工作者服務人民,就該吃得起苦。從藝以來,我參演過很多故事片,其中不少戲演的是配角,如果誠心誠意地演,一兩句臺詞也能塑造人物。我願意為了整體的成功而“跑龍套”。我相信,最小的角色也能發出它的光芒。

《青春之歌》里,共產黨員林紅戲份並不多,卻是我最難忘的角色。1959年我入黨,入黨後演的第一個角色就是林紅。讀劇本的時候,我反覆把入黨誓詞與林紅赴刑場前那段臺詞對照著念,一下子觸摸到人物內心。林紅為什麼在臨死前那麼堅定,因為她有最崇高的理想,走向刑場的時候,她會為了接近自己的革命理想而無所畏懼。對我自己來說,這出戲的整個創作過程也是學習和受教育的過程,在拍攝過程中我體會到,如果藝術家能將發自內心的情感真切地通過銀幕表現出來,是非常幸福的。

乾文藝不是“為謀生”,而是“為理想”。作為演員,終身追求的理想,應該是把自己從文藝中得到的一切精神力量,通過表演給予別人,弘揚作品里的精神,給人以啟迪。這一點,我是經過很多實踐,受周圍各種環境的影響,慢慢感受到的,以後就一直沿著這條路走下來了。

《 人民日報 》( 2019年11月07日 20 版)

年紀大了,雖然演的角色越來越少,但我想演的角色卻越來越多。我覺得自己還有很多事要做,不想停下來。只要觀眾需要,我隨叫隨到。活著,就要拍戲。活著,就不退縮。只要活著,我這一輩子總歸屬於電影。無論是痛苦還是歡樂,我總要以滿腔激情去擁抱事業,這是一支永遠唱不盡的歌。

只要觀眾需要,我隨叫隨到。活著,就不退縮。我這一輩子總歸屬於電影,總要以滿腔激情擁抱事業,這是一支永遠唱不盡的歌

抗戰時期,我在重慶、成都演話劇。當時,因為生活條件差,加上勞累,我的嗓子出了毛病,啞到幾乎只有氣音,沒有聲音。有天,當我用氣音演完了三幕五場,觀眾席非常安靜,謝幕時,掌聲比往常更加熱烈。這也是我當演員以後得到的獎賞和尊重。觀眾對藝術的熱愛使我從狹小的自我中跳出來,認識到文藝具有一種內在的強大精神力量,而且這種力量始終來自觀眾。

現在,國家給我這麼高的榮譽,我很激動,感觸很多,很想流淚。感謝黨和國家給我的這份榮譽。我現在總想著能不能出院,哪怕去片場跑跑龍套呢,我還要盡自己的能力。

1922年,我出生在上海一個大家庭。16歲時,我離家奔赴抗日前線,就拎著一個小包,沒人知道。很簡單,我就是想到前線去,抗戰勝利就回來。誰知,因緣際會,踏上舞臺,與文藝結下一世情緣。

秦怡,中共黨員,1922年1月生,上海電影集團有限公司藝委會顧問、一級演員,第三、四、五屆全國政協委員,被授予“人民藝術家”國家榮譽稱號。

我們這一代生在舊中國,長在新中國,經歷了國家發展的不同階段,更加覺得幸福來之不易,要不斷學習。拍好電影就是為人民服務。

抗日戰爭勝利後,我回到上海,工作就轉到電影戰線。連續拍了七八部電影后,我感到電影的表現手段太豐富了,可以看到生活中看不到的東西,可以感覺生活中感覺不到的心靈震撼。我愛電影,跟電影生活了一輩子。從16歲離開家去抗日前線,到93歲拍《青海湖畔》歌頌中國科學家,我願意一輩子謳歌黨、謳歌祖國、謳歌人民、謳歌英雄。

我自小愛讀書。小時候,我讀了很多俄羅斯作家的作品,如托爾斯泰、屠格涅夫、契訶夫、陀思妥耶夫斯基等,後來又讀了高爾基、謝德林的作品以及普希金、萊蒙托夫的詩集。這些作品鍛煉了我的思維能力,讓我懂得怎樣取捨,懂得善和惡、愛與恨,成為我日後當演員最需要的情感寶庫。

肖战杨紫杀青照杰克逊水晶袜拍卖演员程思寒去世坚决遏制沉迷网游进博会开幕今冬冷冬概率为零日本新干线报废王思聪成被执行人日本螃蟹500万中国市场这么大包贝尔欠债不还英国议会正式解散荷兰百年教堂失火电子烟监管趋严易建联生涯得分河北爱心妈妈服刑河北爱心妈妈服刑北京房山饭馆爆燃施乐考虑收购惠普易建联生涯得分万科员工降薪40%分期60年买钻戒江西水库见底菲律宾渡轮倾覆滴滴顺风车运营阿联酋宣布大发现滴滴顺风车运营电商平台起诉天猫波音客机紧急降落王思聪成被执行人